免费安徽快3倍投
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无伤亦无果

第七十章 将功折罪(二)

    到了大内,穆玥琅和邹御医不得宣召,不能面圣,只好在偏殿枯坐。想?#35789;?#23448;家有意敲打,这一坐就是一个时辰,无茶水糕点,也无棉垫禁风,但也算得好了,只叫候着,没让跪着听宣。

    有人来宣召的时候,穆玥琅已经打了半个时辰瞌睡,再一看,天已经黑尽了。

    进殿之时,奏表进章散落一地,穆茂?#21482;?#31471;跪在殿中,想来已经是跪了足足两个时辰有余。

    两人进去自然是当头就跪下,挽冬和黎竤也只得跪在殿外。

    官?#39029;?#36831;不宣平身,两个人也只好乖乖的做小伏低,趴的规规矩矩不?#20134;?#22768;。

    不晓得是不是累得很了,这么趴了一时半刻,脑袋?#25237;?#30528;御书房暖烘烘的地毯,睡着了。。。

    脑袋这么倒着顶着,呼吸吞咽都不大顺畅,一?#26412;?#32553;着身子响起愉快的轻鼾。

    御书房里头本就安静极了,官家摆着威严也是正襟危坐,不发一语,这么一声声均匀又愉快的轻鼾就显得格外滑稽又?#22238;!?br />
    李向羽茬神片刻,在这御书房内,就连他还端着九五之尊的官家气派,就有人在眼皮子底下偷懒打瞌睡?

    穆茂渲正跪的困顿,撑的勉强,就听见自家傻女儿在官家面前犯起了浑。抖个机灵就想化解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咳,咳咳咳咳咳,咳!咳!”

    穆茂渲把肺都咳了个底儿掉,穆玥琅还是在那睡得昏天黑地,鼾声不断。

    李向羽看了这么一出滑稽戏,心头的气不减反增,抄手就想砸东西,却发现桌上好砸的奏表文书早就在先头砸个一干二净,一?#26412;?#36824;找不到称?#20540;模?#24515;头更憋闷,回头抄起了手边的先头铺化朱砂的砚台,拎起来就照着穆玥琅跟前摔下去。

    砚台摔得粉碎,化开的朱墨也溅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穆玥琅只觉得一声巨响炸在耳边,又觉得额头一凉,迷迷糊糊的摸着脑袋就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又忽然惊醒自己这?#25171;?#32553;着是为什么,又赶忙捂着脑袋就又趴下去:“民女殿前失仪,冲撞圣颜,请陛下责罚!”

    李向羽还未消气,一掌就往桌上按去,拍的惊天动地回声绵绵:“你们一家子都是好东西!”

    穆玥琅不?#39029;?#22768;,只趴着听官家训斥,但官家也没再刁难,只又怒冲冲的转了话头。

    “邹瑞,朕问你,这次的事,你打算怎么给朕交代!”

    “微臣失察,有辱陛下厚望,臣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“罪该万死?好啊,朕成全了你,将你千刀万剐以卸朕之愤!竟让人耍手段到朕的眼皮子底下了,我要你何用!”

    李向羽倒不是故意使气性,只是着实忍不下这口气,这不管是哪方神圣,到底都是别有用心,还偏偏挑在重臣家里头动手,目的不言而喻,况且着实拎不清,到底在其他朝臣家里有没有眼线碟子,?#19981;?#25720;不清状况。

    偏偏还拎着辕门国的贡品和禁忌发难,也说得上是用心险恶了。到底是有意挑拨两国的关系,还是只是想转移视线,真是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“穆玥琅!你没有话说?”

    穆玥琅正竖着耳朵听?#23454;?#35861;示,就莫名其妙被点了名,心头又懵?#21482;牛?#21482;好觍着脸子答话。

    “回圣上,民女冲撞圣上,请圣上降罪?”

    “冲撞?你就只知道这个,没有旁的了?”

    穆玥琅知道官家是想把今日穆府的事情摆开来,但又想到要把自己傻子的形象坐实,让官家少些提防,毕竟一时气急过了就过了,要是时时刻刻防着,那才真是倒霉催了,于是心一横,就装起傻来。

    “民女愚钝,请圣上上明?#23613;!?br />
    果不其然,李向羽闻言毫不意外的翻了脸,大方?#20570;?#27668;的吹胡子瞪眼还得端着架子走到穆玥琅身前居高临下。

    ?#21322;?#20877;问你一遍,你当真不知?”

    “民女知罪,民女知罪,家父还跪在前头,民女却在后头偷懒,是为不孝,圣上还忙着国务,我觉在此插科打诨失了体统,是为不尊,民女愚笨,不知圣上为何生气,更引圣上动怒,是为不察。”

    李向羽闻言气的头昏脑涨,一时也没反应过来她穆玥琅是不是在装傻。

    “你!你!你!你可以滚回去了!”

    穆玥琅正一股脑的爬起来,李向羽就又抄起那金丝楠木的镇尺,当头就像穆茂?#31181;?#21435;,磕的穆茂?#20540;?#22530;就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教的好女儿!”

    穆玥琅见状,哪里还能走得掉,萎了身子就趴下来:“圣上圣明,小女不能替父受过已是天大的不孝,如今又怎能为难父亲替我受过!圣上今日有气,就都当着小女罚下来,就算是圣上赐死小女也绝无怨言!”

    李向羽不知道是气昏了头还是故意要给三人一个下马威,对着穆玥琅当胸就是一脚,踹的穆玥琅缩倒在地,也不敢痛呼。
Back to Top
免费安徽快3倍投
黑龙江福彩中心 新潮彩票网址 浙江20选5中奖查询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 半全场胜负是什么意思 数据堂任务怎么赚钱的 富时全球股票指数 大乐透杀跨度公式 有没有中过彩票大奖 上海哈灵棋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