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安徽快3倍投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残王嗜宠:特工毒妃千千岁

第527章 十年羁绊(2)

    第527章 十年羁绊(2)

    慕容雪嫣如今只能躺着,而龙傲绝因为是心脏中枪,也只能躺着,好在马车足够大,两个人就这么并排躺着,气氛莫名。

    所有人自觉地退离马车距离五米之外,确保听不到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叶凰兮蹲在一旁的地面上,随手捡起一根枝丫,随手在上面涂鸦,画了一个圆脸,再绘上一脸严肃的表情。

    刚刚在表情?#21592;?#20889;下了一个君字便听到后面传来的脚步声,枝丫一个停顿,随后一阵?#39318;?#40857;蛇。

    傅二来到她身后:“你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一边?#39318;牛?#19968;边背着手弯腰往前探:“君临天下,想不到你还这么有理想有抱负啊?不过这么一张严肃的表情是什么意思?这是你吗?”

    叶凰兮站起身来,将树枝一扔,随口道:“随便写写画画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写写画画,那你怎么不随便干点别的?”傅二明显不信,她这人,做什么?#21152;心?#30340;性的,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傅二一直盯着雪地,埋头费解。

    叶凰兮看他盯得认真,心情?#34892;?#28902;躁,直接伸手就推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傅二这会本就是倾着身子,重心不稳,被叶凰兮这么一黑手,整个人就栽进?#25628;?#20013;,正好将原本的痕迹盖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傅二爬起来,将嘴里的嘴渣吐掉,气的眉毛上的雪一抖一抖的,暴怒道:“伽蓝芯!我打死你!”

    他神兵山庄二当家的威严何在,他不要面子的啊!

    叶凰兮自知理亏,一溜烟就跑了?#26174;丁?br />
    雪花再次落下,遮掩住这一处的痕迹。

    马?#30340;冢?#40857;傲绝沉默了好一会终于开口,从自己的腰间拿出了一块玉佩,交给慕容雪嫣:?#26263;任?#27515;后,你就带着这块玉佩去伏羲山,你会看见一个长得很漂亮很可爱的女孩子,你帮我好好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慕容雪?#25506;?#36807;玉佩,手?#34892;?#21457;抖,这个玉佩,她并不陌生,因为,她曾在她的房中看见过一模一样的,可是她不记得是怎么来的。

    “这玉佩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家传之物。”龙傲绝?#39304;?br />
    慕容雪嫣扭头看向龙傲绝,似乎是第一次看见他一般,没有之前的油嘴滑舌,唇角漾着一抹柔柔笑意,眼睛里面,有一丝晶莹,像?#26538;?#19968;样。

    慕容雪嫣的心房被狠狠击中,她?#28216;?#20135;生过这样的感觉,那种整颗心仿佛被揉碎了一般,如此陌生。

    她恍惚有一种感觉,她丢失的记忆里面,有龙傲绝。

    “龙傲绝,我问你,你为什么说,我是你的妻子?”慕容雪嫣颤着声问?#39304;?br />
    芷兰同他说过,就在百里千秋说龙傲绝没有资格的时候,他曾失声说过,她是他的妻子。

    如果是从前,她定然会觉得他一定是在痴人?#24471;危?#21487;是现在,她却似乎觉得,这并不是疯?#21834;?br />
    她曾经认识他,后面她忘记了他。

    龙傲绝唇角扬起一抹笑,扭头看向慕容雪嫣,?#34892;?#39037;皮地道:“这句话是别人告诉你的,不是我说的,不算违背誓言,慕容雪嫣,?#20197;?#32463;期待盼望你能够想起我来,可是现在我却盼望着,你能够永远将我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龙傲绝!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你告诉我!到底是什么意思,你别想骗我,?#20063;?#20250;上当的!”慕容雪嫣怒声?#39304;?br />
    龙傲绝抿唇,笑的眉眼都带着光:“你还是像从前?#21069;?#21487;爱。”

    笑着笑着,一丝落寞爬上眉梢:“可惜,今后瞧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男人慢慢地闭上?#25628;?#30555;,泪水自眼角滑落,却像是石?#20998;?#37325;地?#20197;?#22905;的心口。

    “龙傲绝!龙傲绝!”慕容雪嫣喊得尤为凄厉,惊得原本在远处的暮合城弟子听到后快速地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城主!“

    “城主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芷兰等人惊慌地掀开车?#20445;?#21364;看到马车里面的慕容雪嫣费力起身,正抓着?#20011;?#38381;上双眼的男人的衣襟,一张脸哭的格外伤心

    几人不由得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城主从来都是以冷漠视人,就算是老城主去世时悲痛至极也未曾流过一滴眼泪,可是如今,却为了一个曾经无比厌恶讨厌的男人落泪,这。

    慕容雪嫣突然想到什么,将身上的焰火拿了出来,朝着马车外投放出去。

    那焰火升上半空,炸出一朵紫色的火焰,随后慢慢地散开。

    原本正在被傅二?#20998;?#24471;在林总四处逃窜引得树上积雪阵阵落下的叶凰兮整了整衣袖,一脸的闲适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往哪跑!让我也把你按在雪地里这件事就算了。”傅二动作飞快地抓住了叶凰兮的后衣领得意洋洋地?#39304;?br />
    “行了,我请你看一场好戏。”叶凰兮笑着?#39304;?br />
    “你别这样笑,你这样笑我就觉得你肯定是要算?#31080;?#20154;了,忍不住就想要替那人默哀。”傅二抓了抓自己的胳膊,感觉寒意阵阵。

    叶凰兮将他一推,顺势从半空的树梢轻盈跃下,动作格外的优美,几个轻点便来到了马车前。

    “慕容城主想好了要恢复记忆?如今人都?#20011;?#19981;在了,就算恢复记忆也不能改变什么,你确定你自己承受的住?”

    慕容雪嫣抹了把脸,端详了身边的男人片刻,黯然道:“他都?#20011;?#19968;个人承受了那么多年,我有什么承受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原本她是感受不到任何情绪的,可是莫名的,仿佛是某种感官被打开,她似乎能够感受到一些她之?#25353;?#26469;不会去理会的东西。

    世人都传狼烟城的城主贪财好色,但凡是美女瞧中之后皆不会放过,可是结果呢,这些时日一来,除去对她至多的言语调戏更多?#35789;?#22788;处护她,就连他手臂上的上也都是因为?#20154;?#25165;会被流弹打中。

    慕容雪嫣正恍惚之间,叶凰兮点头:“那好,我来给你解毒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叶凰兮上了马车,毫不留情地将龙傲绝从车上扔下去,幸好被车外的?#25628;?#30142;手快接住。

    慕容雪嫣的手下意识地朝外伸去,见他没有摔倒地上,这才?#34892;┠张?#22320;瞪着叶凰兮。

    人都?#20011;?#27515;了,为?#20301;?#35201;这般狠心。

    叶凰兮只当没有看见,将早就?#20011;?#20934;备好的银针拿了出来,将慕容雪嫣的扶坐起来,?#21980;?#22806;衫,开始为她施针。

    自下而上,银针在手上快速翻飞,扎针的动作快很?#36857;?#36716;眼间一百多根银针?#20011;?#25166;中她一百多处穴?#39304;?br />
    ?#36127;?#26159;在扎第一针的同?#20445;?#24917;容雪嫣的丹田处便生出一股灼热,这滋味并不好受,让她下意?#27602;?#24819;用内力?#20540;玻?#20294;最后只能生生咬?#20848;?#25345;。

    这也是叶凰兮只是用药将她的毒压制下来,?#22836;?#20986;慕容雪嫣的情丝来,并不敢直接给她拔除毒素。

    但凡是被施针者有一丁点反抗,那这个人的丹田很有可能会?#21592;?br />
    叶凰兮本?#25512;?#20518;,白日的时候?#20011;?#32463;历了两场手术,这一场施针足足?#20013;?#20102;将近一个?#32972;劍?#31561;到收针之后叶凰兮的额头?#20011;?#20882;出一层层冷汗。

    慕容雪嫣也并不好受,整个身体自丹田处冒出一阵阵火烧的感觉将她整个人烘的滚烫,烧红了全身。

    就在叶凰兮靠在?#24403;?#19978;休息的时候,慕容雪嫣就仿佛在?#19968;?#20013;烧灼一般炎热异常。

    随着慕容雪嫣突然一口黑血喷出,?#26538;?#28796;热终于?#21980;ィ?#22905;的全身就仿佛被抽去了气力一般倒下。

    虽?#24187;?#26377;力气,可是神思却十?#20540;那?#26126;,脑海中大团大团的记忆疯狂地涌入自己的身体,那些点点滴滴就如同力量一般汇聚。

    她想起初见?#20445;?#37027;男人含笑风流,第一句话问她小姑娘可要一同饮酒。

    他们一同坐于夕阳之下,谈天说地,他见识广博,话语风趣,她早已?#22841;陌?#35768;,却不知道他便是狼烟城的城主。

    师父要她修习己身,将来继?#24515;?#21512;城,她?#20174;?#20182;私定终身。

    到后来,她体内的毒因情催发,等到生下女儿之后更是命悬一线,他将她的毒过去一半,延长几日寿命,亲自带着她上了暮合?#26538;?#20102;几个日夜终于见到师父的面。

    那时她?#20011;?#30524;不能?#28216;?#21475;不能眼,并不灵敏的耳朵听到师父对他提出苛刻条件被他全然接受。

    到最后,师父问他,可需要为他治伤,代价便是从此绝情忘爱。

    龙傲绝说:“我已背叛我与她今生誓言,怎还能够背叛爱她的心,这伤,便带着吧。”

    待她再次醒来,师父说她心性不稳走火入魔,这一忘,便是十年。

    慕容雪嫣泪流满面,?#36127;?#23849;溃之际,突然被人一根银针刺入?#22841;摹?br />
    叶凰兮满是虚弱地坐起身来,笑着道:“既然知道对不住他,往后,便对他好些。”

    慕容雪嫣从她这话中听出什么,大悲之中甚至来不?#25353;?#21916;,整个人都愣愣地看着叶凰兮,生怕觉得自己是想的太多,那一副期待?#20174;?#19981;敢奢望的表情,与她的身份很不相符。

    叶凰兮掀开帘子,朝着马车外道:“这么点穴道都冲不开,龙前辈,你是不是太老了?”

    躺在不远处装尸体的龙傲绝虽然被点中?#25628;?#36947;,却还是能够听到叶凰兮说的话,气的险些就要跳起来,只是这穴道,他还真是解不开。
Back to Top
免费安徽快3倍投
生肖时时彩推荐 皇冠手机足球即时指数 上海快3一定牛预测 中国福利彩票官方网站网上购买 nba直播免费qq高清 188篮球比分网 博远棋牌怎么样 娱乐城堡 澳门娱乐开户网游戏 四川快乐12技巧规律